Tag Archives: 信報

13牌照營運商各有一套 港流動支付七國咁亂——陳會長接受「信報」訪問文章

流動支付在內地非常流行,不少日常消費已毋須使用現金。(路透資料圖片)
流動支付發展一日千里,內地杭州已在一定程度上實現無現金城市,日本也接受阿里巴巴旗下的支付寶開拓市場,可是本港的相關發展仍頗為落後。雖然港府去年已發出13個儲值支付工具(SVF)牌照,但今年首季儲值支付工具總交易量反而按季下跌3.7%。業界促請政府盡快完善支付基建,讓新舊系統互聯互通,帶動電子交易。

食肆嘆得不償失

聯合國年初發表的報告指出,支付寶連同騰訊(00700)旗下的微信支付,2016年的交易額合共錄得2.9萬億美元(約22.62萬億港元),比2012年的810億美元(約6318億港元)激增約35倍。 然而,去年本港有13個儲值支付工具牌照批出,首季有關交易量不升反跌,只有13.56億宗,按季下跌3.7%,交易額294.33億元,按季亦微跌1%。 成本不菲或許是本港流動支付卻步不前的其中一個原因,牛皇阿莫火鍋老闆黃偉珣表示,尖沙咀分店近半為中國遊客,去年曾考慮引入微信支付,希望增加內地客源,但有感手續繁複,行政工作大增,員工抗拒使用,最後無奈放棄。 Continue Reading ››

「紅旗法案啟示」—— 會長陳家豪先生在《信報》發表的文章

本會陳會長以互聯網專業協會副會長身份在信報專欄「科網人語」對香港創科發展的評論文章 香港回歸二十年,社會也由傳統的資本型經濟主導先轉變成知識主導,接著也會進入依賴人工智能主導的數字型經濟。社會進步的步伐越來越急速,奈何我們政府因為種種原因仍然是一個分工細緻為舊經濟而設計的官僚體系。每當社會有不適合政府的生產線能接受的新事物、每當社會有影響到持份者利益的東西,系統也先將事物按舊機制由單一機關以其職能範圍作考量而不是以整體社會利益出發。資源錯配、向既得利益者傾斜、發展滯後、甚至是令社會及業界失望的事情常有發生。以下是會長在信報專欄以英國在19世紀處理新交通工具的出現而寫的有關Uber事件的時事評論。 每次看到針對Uber的大型執法行動及官員對社會輿論的高調回應,我就會想起十九世紀英國的「紅旗法案」。十九世紀蒸汽機的發明曾經帶領英國成為工業革命先驅,蒸汽機這個當年的創新科技雖然打爛了不少工人的飯碗,但也幫助了當年思想比較開放的英國晉身列強之一。 當蒸汽機在工廠普及後,創新者很快就把技術轉移到交通領域。蒸汽推動的汽車,成為社會進步的重要推動力,應該獲得廣泛接受才合理。但當馬路上多了比馬匹速度更快、有更大運載力的汽車,社會上有勢力的馬車公司及其他既得利益集團自然不爽,紛紛把汽車定性為極危險及「違法」產物。經過一段推推拉拉,英國議會終於制訂了第一條機動車道路安全法,規定蒸汽車的時速不得超過4英里(約6.4公里,相當於馬車的速度),而汽車經過城鎮時,時速更須減半,以及派人在汽車前方50米處一邊步行一邊搖動紅旗,為機動車開路並提醒路人! 別以為這法案荒謬,其實它正是協助新興科技產物融合傳統市場的先驅。法案一方面保障馬車行業利益,另方面因沒有一棒子打死汽車的存在,讓社會有機會認識汽車然後對其規範化、標準化,為汽油車甚至電動車鋪路。「紅旗法案」其實是一石二鳥的良策! 可惜香港政府在交通、金融、教育或基礎建設等領域上面對創新事物時,往往表現出其缺乏遠見甚至是執行能力低的情況。所有新興科技產物由於沒有前車可鑑,對社會未來發展的影響也存在不確定性,按政府部門一向的分工,根本沒法由單一政策局負責新興產業在落地前的全盤計劃。Uber現已獲全球大部分城市接受,原本有助香港發展共享經濟模式、提升競爭力及跟全球互聯網接軌,但現在卻事與願違。 港府一直沒有在英國政府身上學習到要讓創科產物在可控範圍下觀察、試驗及營運的一套工夫,現在卻以一刀切做法,全面抹殺一種創科模式在香港的應用。「大禹治水」我小學就讀過了。要不好好疏導既得利益者的不滿,要不就準備跟眾多對香港經濟發展有期待的年輕人對着幹,只有這兩條路。 原文:《信報專欄:科網人語》

「區塊鏈發展須突破框框」——會長在《信報》發表的專欄文章

圖片來源:datafloq 港府於2016年初在《財政預算案》中首次表示,將鼓勵業界和相關機構探討區塊鏈(blockchain)技術在金融服務業的應用,但至今一年多以來只聞樓梯響,未見任何有效方案落地。綜觀近年金融科技應用發展,我們不難感受到香港這方面已經愈來愈落後,相比內地的蓬勃發展,香港FinTech無論在移動支付、眾籌、P2P貸款或大數據金融方面皆乏善足陳,再難以匹配亞太金融中心這個美譽。 由於區塊鏈應用的本質是透過P2P方式集體維護互聯網上的分散式數據庫,從而替代傳統中央系統去處理交易,香港必須準備好改變現行法例、傳統習慣及固有思維,才有空間讓這個具顛覆技術落地生根。到目前為止,本地金融界唯一能落實的區塊鏈應用項目,就只有中銀香港(02388)去年底推出的區塊鏈物業估價平台。

成立跨界部門刻不容緩

香港經濟要靠區塊鏈振興金融服務業,我們必須從金融管治架構、市場生態改造及人才教育3方面着手。 金融管治方面,由於互聯網的跨界特質,監管機構職能重疊或者「三不管」的情況時有發生。金管局去年底單方面推出只供持牌銀行使用的金融沙盒,正是一個反面例子。 設立一個跨領域,負責統籌、制定及執行全港金融發展政策的部門已刻不容緩。市場生態方面,由於內地金融發展如日中天,也成為一個龐大而獨立的生態,香港必須研究怎樣利用自身優勢,構建對接中國及世界不同的區塊鏈的交易平台。 至於人才教育,目前正處於青黃不接階段。本地教育一直向培育傳統專業人才傾斜,加上金融科技行業發展滯後,相關技術人員沒有得到像內地及新加坡的在職培訓機會。目前金融科技行業發展因為人才缺乏而嚴重受阻,相信短時間內難以解決。但願政府能透過積極的外國及內地高端人才引進計劃,提升香港這方面的實力及經驗。

整合資源夥拍周邊地區

發展區塊鏈切忌單打獨鬥,香港必須拋開以往一套,盡快整合自身資源,夥拍周邊地區如內地、新加坡、南韓、台灣、澳洲,甚至是東盟及東歐諸國,在不同的區塊鏈應用議題上尋找有利位置。香港向來以外向型經濟佔優,區塊鏈應用亦必須以更開放姿態,跟更多參與者合作才可發揮作用。 文章出處:http://startupbeat.hkej.com/?p=45252

手機支付落後誰之過 港人怕綁卡 政府監管多 – 本會主席接受信報訪問

本會會長陳家豪先生以智慧城市聯盟金融科技委員會主席身份擔任信報財經新聞專欄「StartupBeat 創科鬥室」的嘉賓之一,與大家談論香港手機支付發展現狀。以下是報道原文:
圖片來源:Freepik
主持:尹思哲 《信報》科技編輯 嘉賓:陳家豪  智慧城市聯盟金融科技委員會主席     梁生光  錢方海外聯合創始人 有本港大型銀行近期推出移動支付(Mobile Payment)程式,吸引不少市民爭相試用,系統一度不勝負荷。對於手機支付平台日漸普及,《信報》StartupBeat請來智慧城市聯盟金融科技委員會主席陳家豪(Emil Chan),以及錢方海外聯合創始人梁生光(Will Leung),一起探討中港兩地最新發展。

內地設清算平台助發展

尹:金融科技領域中,手機支付是最「貼地」及最普及的技術,但最近滙豐推出「個人對個人」手機轉賬App初期出現「蝦碌」,到底有何啟示? 梁:感到有點意外。這不算新科技,其他地方已推出三四年,而且滙豐擁有最多的資源及客戶群,其應用程式沒理由一推出便「死機」。但始終是滙豐,消費者一定再給機會。 尹:內地銀行是否已推出類似應用程式? 梁:當然。內地傳統銀行之所以推出有關軟件,其實是因市場壓力,例如微信及支付寶的服務可能顛覆市場,傳統銀行迫於求變,它們發展金融科技的動力是從外而內,不是從內而外。 陳:內地的手機轉賬App並非單由銀行本身推動,央行也佔重要角色,包括為小額支付提供清算平台,不同銀行可以互相轉賬,五六年前已有相關措施。但香港現時未有類似配套,可能要到2018或2019年才有清算平台。 尹:似乎我們落後頗多。 陳:是落後好多好多。新加坡兩年前已有類似清算平台。當有關配套出現,就有許多銀行可以參與。

生物錢包未來大趨勢

尹:談到手機支付發展,香港及內地差距有多大? 梁:差距大得好像兩個世界!港人仍害怕把信用卡綁定在手機錢包,恐怕有危險。正如有人害怕坐升降機會被困,確實可笑。內地人則已廣泛應用技術,市場滲透率很高。香港目前還在討論是否應就綁定信用卡加強監管。 陳:如果大型銀行認真參與互聯網遊戲,應該先培育自己的粉絲,再讓他們教育其他用戶。 尹:阿里巴巴首席執行官張勇說過,生物錢包是未來趨勢。何謂生物錢包?是否像科幻電影般,要在人體植入晶片? 梁:以臉部或聲音辨識的支付技術都屬於生物支付。 陳:生物錢包好比「個人身份認證」。無論是難民登記,抑或銀行開戶,都需要做身份認證,但相關發展卻停滯不前。 尹:本港銀行支付程式出現「蝦碌」,是否意味要寫一個好用的程式十分困難? 梁:當然不是。在內地而言這只是舊技術。香港發展的樽頸位在於監管制度,開銀行戶口的難度比做生意還要高。監管有需要,但目前卻過多。 陳:非洲8年前已推出手機支付,因當地甚少銀行,民眾難以轉賬。電訊商便透過SMS短訊提供轉賬服務。可見若然原始包袱不存在,許多創科發展就容易落地得多。 尹:難道連非洲的發展也比我們快? 陳:絕對是!以前我也提出這個疑問,但外間以為危言聳聽。直至兩三年前,有主流媒體報道內地民眾可以用手機買雲吞麵,本港在手機支付方面大落後的問題才惹來廣泛關注。

難兼顧既得利益者

尹:有一種說法,別期望香港學似內地般廣泛使用手機支付,總之大家沿用傳統方法,或使用銀行推出的程式已足夠,你們是否同意? 梁:這種思維很有問題,那麼有車是否不用發明飛機,有飛機便不用發明火箭?手機支付是顛覆性的科技,發展移動支付很難兼顧既得利益者,必定會令某些傳統服務或企業蒙受一定程度的損失。 尹:手機支付雖然方便,但涉及很多個人私隱資料,例如身份證號碼及消費紀錄,這或令市民憂慮私隱外洩。 陳:政府部門應訂立制度,協助市民監管有關服務商,但政府不應做家長。私隱屬於我,如果我願意用私隱去換取一些好處時,那是自己所作的決定。如果替我做決定,就是剝削了我的自由。 尹:最後,你們預測哪個手機支付程式能跑出? 陳:政府提供13個儲值支付工具牌照,有如戰國時代,未來會出現合縱連橫戰況。假設滙豐與TNG合作,可能贏面甚高 ;因此八達通或會夥拍渣打還擊,未來一兩年會呈現類似整合。就像滴滴打車和快的打車最終合併為滴滴出行,結果成為市場一哥。 原文及訪問錄影片段可點擊此處閱讀及在線觀看

誰能撼動港元地位——陳家豪會長發表於《信報》文章

2015年11月21日,本會會長陳家豪先生在《信報》發表以下一篇主題為“誰能撼動港元地位”的文章希望能喚起大家對香港發展互聯網金融的關注: 筆者這天透過微信與幾位身處香港、上海和深圳的朋友一起計劃工作清單時,不約而同地慨嘆香港的競爭力已每況愈下,這其實與不同領域的移動互聯網應用發展有着密切關係。遺憾的是,這個時候仍然有很多市民、政客甚至高官皆不願正視這個問題,還諸多藉口,掩耳盜鈴、指鹿為馬也好,鴕鳥政策也罷,總不願意接受和學習新事物,也不願意面對挑戰和承擔責任。 最令我懊惱的是,雖然立法會三讀通過代表香港終於進入移動互聯網支付年代的《支付系統及儲值支付工具條例》,但公眾未有意識到法案的重要性,相關新聞一直也沒有受到廣泛關注,看來它於短期內仍然不能成為振興經濟的強心針。 筆者的上海學生詢問現時是否開發一個以香港為中心的全渠道移動支付App予幾十家外國餐廳聯盟應用的最佳時機。我的答案很直接,軟件當然可以在香港開發,但他日運作起來時,當中幾個核心環節也不易設在本港。原因是: 一、由於成本和操作要求,系統應該放在雲端。可是本港政府沒有像周邊國家一樣提供優惠政策,所以亞馬遜或谷歌沒有選擇在香港建立數據中心。 二、香港在移動支付的發展仍然落後,就算明年初花費大量人力物力的電子支票出台,也不會帶來任何幫助,因為這些舊世界的系統已不能符合今天移動支付的安全、實時、快捷和方便的基本要求。 三、剛完成立法程序的《支付系統及儲值支付工具條例》訂明服務供應商必須領牌,保證金更是高達2500萬元!結果我建議學生採用新加坡註冊的Paypal,以及國內註冊的支付寶、微信支付或銀聯在線作為收款平台。 由於傳統經濟不斷向移動互聯網靠攏,以上問題反映香港在全球移動交易中沒有扮演任何重要角色,以致稅收、人才、技術的流失也隨着移動互聯網對傳統經濟的衝擊而日益嚴重。相比之下,內地人使用移動支付已經變成習慣,情況有如港人使用八達通一樣流行。 其實,筆者像許多內地人一樣,過去大半年已少帶現金,改用一個鎖定內地銀行戶口的微信賬號,然後在內地「闖蕩」,無論支付火車票、機票、酒店、出租車、國際知名快餐連鎖店,甚至路邊停車等等費用,也一樣通行無阻。可是,有多少個香港官員了解這些在內地支付費用的情況?有多少個專業人員知道香港的移動支付落後,正是香港競爭力倒退的一個重要元素? 當港人「發現」內地的支付系統無論在安全、成本、便捷、普及、口碑均比香港的系統優勝時,不難想像,港人日後會漸漸喜歡在香港使用內地的移動支付平台,而不是選用限制多多、相對落後、使用成本高的香港支付平台。 當流動資金漸漸互聯網化而脫離香港這個一向奉行自由貿易的地區時,所有監管和調控措施也將失效。將來港人使用電子人民幣,猶如大家去到發展中國家(如越南和柬埔寨)旅遊時,當地的主要貨幣都是美元。 如果這種情況真的發生,香港是否可以成為人民幣國際化的實驗基地?港元的角色會是什麼?我們能否再依靠法律、金融、國際貿易、稅制的經驗和實力,再度發揮香港的競爭優勢?新成立的創新及科技局能否盡快協調政府各部門解決上述問題?我們應該馬上追上潮流,開始使用內地的移動支付平台,還是繼續使用現金、信用卡和支票?

議事論事:零售支付法規須與時並進

陳主席於本年三月二十三日以本會主席身份到立法會表達有關香港儲值支付產品及零售支付系統的草案的意見。 業界雖然歡迎早日立法, 但向議員反映了草案只偏重風險管理而有欠前瞻性, 更缺乏鼓勵公平競爭的內容。更發覺負責草擬法案的專業人士對互聯網的未來發展也沒有充分認識。 例如,有官員就誤會了 Open Data Interchange (ODI) 就是 Open Data , 而 HKMA 負責的官員也從未深入研究過早年英國訂立零售銀行業之 ODI 指引的背景。 這樣下去、 香港零售支付市場被霸權壟斷的日子將會繼續! 有見及此 …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