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字基礎設施建設 金融科技發展關鍵

以下是我會會長陳家豪先生在明報「虛則實資」專欄刊登的文章。

良好的金融行業服務平台,就像城市的基礎建設一樣重要。如果城市的交通和港口配套不完善,將會嚴重影響經濟發展。

金融科技發展交了不少「學費」

過去十多年,香港政府透過香港金融管理局(HKMA)推出了一系列大型基礎建設項目,以滿足社會和科技發展的需求。筆者在項目計劃初期作業界及公眾諮詢的時候,已經多次通過不同渠道表達該等項目的潛在問題。奈何當時的HKMA運作好像古代中國衙門一樣門禁森嚴,愚公難以用行業協會及學者身分直接向HKMA表達意見。

香港的金融科技發展經歷了一系列的挫折和錯誤,付出了一些代價,但也從中獲得了寶貴的教訓。以下是一些設計和需求之間出現明顯落差的項目。

2012 – 電子帳單(e-Bill)

電子帳單提供了一個方便和減少紙質帳單的支付系統。然而,系統過於封閉,並缺乏統一的標準和互操作性;加上消費者和政府部門參與度不高等問題,導致該系統未能廣泛採用,甚至大部分市民不知道已經推出。

2015 – 電子支票(eCheque)

由於技術和安全性方面的挑戰,電子支票的推廣並不順利。使用者不單需要身分認證,功能及使用方式很多時候更比不上傳統模式,限制了其廣泛使用。過去幾年,部分商業銀行已經終止了對客戶提供eCheque服務。

2017 – 開放應用程序接口(OpenAPI)

它旨在提供金融機構的數據和服務給第三方開發者,促進金融創新和數字化服務的發展。然而,在初期推廣階段面臨了一些挑戰,包括缺乏統一的登入、介面和數據格式等標準,導致各主要銀行提供的API互不兼容,限制了OpenAPI的廣泛應用和開發者的參與。

2018 – 貿易聯動(eTradeConnect)

貿易聯動目標是建立一個安全、高效且利用區塊鏈技術的平台,促進貿易融資和供應鏈金融。儘管在技術上取得了成功,但在推廣和參與方面仍然面臨挑戰。非銀行參與者需要改變現有的業務流程和系統,與其他參與者進行合作。由於反應不理想,該項目在2023年9月(即上個月)終止運作。

這些項目的不成功有幾個共通點,除了它們並沒有按照國際標準和慣例進行設計,這些項目也只針對本地市場,缺乏面向全球的視野及參考性。再者,這些項目在設計中沒有充分考慮以數據賦能(digital empowerment)和生態可持續發展為核心。

與以往的項目不同,金融管理局在新一代的金融科技發展中採取更加開放的態度,並與行業及初創企業合作,加強了與市場的聯繫。2020年代的金融管理局的基礎建設在金管局七招及金融科技2025的一連串新政策下,為金融科技的推廣提供了更多的機會和渠道,加速了計劃設計與市場需求之間的銜接,提高了效率。當中值得一提的是其零售和批發央行數字貨幣(CBDC)項目,它是目前全球特別超前的計劃!

CBDC促進經濟數字化轉型

從宏觀角度來看,央行數字貨幣錢包的發展是應對當前金融挑戰的重要一步。隨着消費者使用實體現金減少和大型科技公司發行自己貨幣的可能性,CBDC錢包提供了一種維護公衆對法幣系統信心的解決方案。根據國際清算銀行(BIS)的調查,全球81家中央銀行中有90%表示正在研究CBDC,其中一半以上已經在開發或進行實驗。

從微觀的角度看,香港的貿易和交易需要一個現代化平台來促進經濟數字化轉型。使用分佈式賬本技術(DLT)的CBDC項目可以解決過去無法實現的需求,因為DLT具有可追溯數據來源和數據不可篡改的特性。同時,HKMA的金融科技2025政策與行業接觸、初創企業合作和參與生態發展提供了更多渠道,縮短了計劃設計與市場需求之間的距離,並顯著提高效率。目前,港元CBDC項目已經進入場景測試階段,16個涉及不同企業參與的數碼港元(eHKD)中有幾個已經初步完成並向公衆公布了計劃內容。

CBDC是各國央行也在推動的項目,eHKD的設計可以參考人民銀行及BIS的各種藍本進行設計。只要數碼港元計劃在設計的時候面向內地及全球用戶而不是本地市場,愚公估計eHKD和周邊的港元穩定幣及美元穩定幣等一系列由業界推行的數字基礎建設計劃的成功率將會非常高。

相關原文及出處請點擊此處: https://finance.mingpao.com/fin/dailyb1592303366123/20231026/1698229855599/%e6%95%b8%e5%ad%97%e5%9f%ba%e7%a4%8e%e8%a8%ad%e6%96%bd%e5%bb%ba%e8%a8%ad-%e9%87%91%e8%9e%8d%e7%a7%91%e6%8a%80%e7%99%bc%e5%b1%95%e9%97%9c%e9%8d%b5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