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數碼貨幣

本會會長陳家豪先生刊登於香港經濟日報—中小企博客論壇的文章—【香港FinTech】電子支付數碼貨幣崛起 還在眷戀港元價值?

以下是本會會長陳家豪先生以雲端與流動運算專業人士協會主席的身份刊登於香港經濟日報---中小企博客論壇的文章。

鷸蚌相爭漁人得利?,奈何香港的角色已由漁夫變做了魚餌。港元自離開銀本位制度後,掛扣疲弱的英鎊受到的外匯壓力變得愈來愈大。上世紀 80 年代「金融風暴」後變成掛扣全球最大經濟體的美元至今,這個本來的權宜之策,當年有誰想到被當成今日的定律。在中美角力幅度愈來愈大的情況下,港幣無論選擇依附在哪個系統也難以取捨。然而,大家可否在營商層面愈來愈互聯網化的前提下,研究一下港幣正面對的另一種新挑戰?

邵志堯博士刊登於東網財經的報道:迎接數碼貨幣新時代…

以下是江西財經大學客座教授 邵志堯博士以本會數字經濟委員會主席的身份刊登於東網財經的報道。

去年全國人才財經委員會前主任在一個金融峰會上表示,中國人民銀行對於數碼貨幣的研究已趨於成熟,中國央行很可能是全球第一個推出數碼貨幣的央行。

在談甚麼是數碼貨幣之前,我們回想甚麼是貨幣。假設在一個封閉的小島上,只有十個居民,有人是獵人可以捉野生動物,有人是農民種植稻米,有人製作服裝,另有些人提供服務如理髮。在沒有貨幣的時候,他們都可以用3種交易模式,以物易物、以物易服務和以服務易服務,但不是所有東西或服務是即時所需。有人便提議用「分數咭」記下分數,如一斤牛等於十分,一次理髮等於五分,大家便可儲備所需分數以作需要時才應用。這些分數就是最原始的貨幣M0(流通中的現金),是反映各人的勞動生產力。

隨着社會愈來愈複雜,便出現了M1(狹義貨幣),M2(廣義貨幣)和M3,使人們將簡單的事情複雜化了。若果將這些分數由某些機構負責統籌和用電腦或手機程式去記帳,這個機構現今世界稱之為中央銀行,而用電腦系統作記帳和發行的分數便是電子貨幣M0。

由於近年電子貨幣非常流行,內地同胞差不多90%以上都以手機支付,用實鈔作交收持續減少中,老百姓既避免收到假鈔,而人民幣最大面值也只有100元,攜帶也不方便,無現金化社會的需求愈來愈強烈,數碼貨幣為甚麼只是取代M0而不是M1和M2呢?

原因是M1和M2的數碼化已經非常成熟,銀行裏的活期存款、定期存款已數碼化了,並且完全可以滿足流通環節的跟蹤,因此沒有必要發行基於M1和M2的數碼貨幣。雖然現時已流行電子支付,但對於一個國家,M0的流通掌控在第三方的私人企業手中,始終是說不過去,對於貨幣政策的制訂是監管都會存在風險,企業始終有倒閉破產和造假的可能,負責任的政府要挑起這個擔子,由中央銀行去發行數字貨幣M0是理所當然,是順應老百姓使用電子支付的大潮流,實體紙幣只可能留給少數港人使用。實體人民幣將在不久將來成為歷史,中國將帶領全球邁向新金融制度。

今天QE量化寬鬆稱為印銀紙,仍然有需要鈔票的原材料特別纖維和顏料,未來只要在電腦手指一按便可以,省時又省力,印銀紙這個名詞也只能成追憶。

相關原文及出處請點擊此處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