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上之封建與開放」- 會長陳家豪先生發表於《信報》的文章

本會會長陳家豪先生於  2015 年 12 月28 日在《信報》「科網人語」專欄發表了一篇名為 “網絡上之封建與開放” 的文章。

image

交通方面,運輸署亦沒有訂立指引,把專利車輛上的實時位置及其他資料公開給市民大眾(香港巴士大典圖片)

網絡上之封建與開放

九龍城的「宋王臺」是一個可警惕世人的地方,這石碑記載了過去幾百年來多個政權也未能保護領土的歷史,每次看到它的照片時,筆者的內心都感到戚戚然。

1278年,宋朝皇帝端宗趙昰和末帝趙昺逃避元軍,南下香港避難,最後趙昰病死、趙昺自殺,人民在他們曾藏身的山崗巨岩刻上「宋王臺」三字以茲紀念。民國政府雖然從統治了中國兩百多年的滿清皇朝手上奪得政權,但因香港於百多年前已割讓予英國,領土繼續被分割。後來日軍入侵香港,為了興建軍用機場,夷平這個具有歷史意義的山崗,只剩下一塊石碑給後人憑弔。

過去幾百年,國人一次又一次因為沒有治理好國家,導致外族入侵而引起種種國難。現在國與國之爭已從傳統武鬥,發展到跨境經濟侵略和網絡戰爭。要維持地區的競爭和戰鬥力,香港政府的開放數據(Open Data)及開放數據鏈路接口 (ODI)都是網絡戰爭的兵工廠和輸送通道。香港回歸近20年,可惜由於種種原因,港府一次又一次由於沒有治理好本地的資訊科技資源,導致競爭力持續下降。在開放數據方面,政府表面上跟很多發達經濟體一樣支持社會的訴求,但在過去幾年的關鍵時刻,一直未能提供具體方案或時間表去貫徹執行有關計劃,暫時看到的都只是個別零碎項目。

網絡戰爭關乎開放數據
在ODI方面,對民生影響比較大的例子,如金管局、證監會等金融機關,都沒有像其他先進國家一樣,為各種金融機構制定指引。

另外,香港股票市場的交易資料也不像其他市場般實時公開,而是由幾大股票中介公司承包發放。交通方面,運輸署亦沒有訂立指引,把專利車輛上的實時位置及其他資料公開給市民大眾,更重要的是未能向程式開發者提供足夠的資源以再度開發和增值。

其實這些網絡世界的兵工廠和通道非常重要,一旦缺乏補給,香港就難以在國際的共享經濟、移動支付、互聯網金融、大數據應用等戰場上,跟其他發達經濟體競爭。上面提及的例子只是冰山一角,建議大家從現在開始,多關心有關開放數據的資訊吧!

原文鏈接:http://sivpn.websecuritas.com/?p=24636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