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聰明政府 才有聰明城市”——陳家豪會長與洪為民博士發表於『信報』文章

本會會長陳家豪先生以互聯網專業協會副會長身份與洪為民博士於  2015 年 4 月 22 日在香港信報發表了一篇名為 “有聰明政府才有聰明城市” 的文章。表達了對此次《施政報告》發展聰明城市計劃的一些意見。 全文如下:

有聰明政府 才有聰明城市

特首梁振英在 《施政報告》 說要把九龍東作為聰明城市的試點, 並交由發展局牽頭。 筆者最近看過不同國家所作的智慧城市研究,她們大都利用一些參數形容智慧城市, 例如連通程度、 可伸延程度、 交通、 定位系統、 綠色建築物、 能源運用、 社區統籌管理、 資訊流動程度、 都市化程度、 廢物管理、 地理資訊管理等等, 可惜大家未有真正為智慧城市作出精準定義。 有說把傳感器所收集的資訊放上「雲端」, 再利用大數據分析就有智慧了。 可惜這只是執行方法,智慧型城市不只限於通訊和資訊科技層面,再者,香港本身欠缺大數據思維,我們要先定義採集什麼數據、何時何地採,才能養數據、歸納數據和用數據,再作出不同配套(這個課題實在太廣,大家應參考車品覺在《信報》「全民大數據」專欄的文章)。其實,智慧城市策劃不止技術應用和執行方法,也應包括數據的互聯與整合,連基本數據也不通,未能做好識別、偵測、甚至預測,何言創新的智慧城市?又何來便利市民、令社會及經濟的可持續發展得益?如果我們只着眼於智慧城市的技術和執行方法,未必能夠做到智慧城市的真正神髓。政府部門之間須要實現真正的互聯互通,協助未來的智慧城市的可持續發展。一個智慧城市,最基本的應有真正互通共享的訊息標準和平台,例如能交換的地理、天氣和交通訊息,電子健康紀錄在公私營醫療系統要接連,以保障市民健康和拯救合時。為什麼我們沒有統一平台作訊息的通告(例如提市民更換護照、交罰金、繳費)?現時的水費單、差餉單、稅單、告票有不同樣式,為何同一個人在政府不同部門便有不同代碼?我們能有統一的系統辨識某個市民的身份嗎?整合的電子政務系統,才稱得上聰明啊! 以上提及的許多服務不是天方夜譚,國內已經通過微信城市服務,把政府和市民通過手機與大數據平台整合起來,做到G2P(政府對群眾)服務。

互聯網專業協會認為有以下六點,可供大家考慮︰

一、為「智慧城市」及須要執行的相關工作下更精確的定義,並建立數據概念(例如靜態數據、動態數據、實時數據、延時的實時數據等)、數據管理(例如不同部門的數據整合)概念、大數據思維(例如定義數據、採什麼數據、用什麼方法採據、養數據、用數據、分析數據、用數據做偵測、預測)。
二、列出實行「智慧城市」的工作列表和時間表,量度表現(KPI)的方法和方式。
三、政府部門之間應該設立一個全面互通的資訊交換基建介面,並由政策局統籌統一交換資料的標準,做到數據互聯,如果能夠做到實時更新更好。這樣香港未來在電子政務、金融科技、智慧型城市的發展才有突破。有了標準和介面才能談分析、談預測,發揮「智慧」城市的功能。這個開放數據交換介面,不但要包括不同的政府部門,也要包括相關的公私營機構,例如電訊商、電力公司、鐵路╱巴士╱小巴╱航空公司、銀行、診所、學校、停車場、隧道公司等等,大家一同參與,才能便利市民的日常生活各項範疇。
四、在專利牌照續期時,考慮加上開放公用資料的要求,例如車輛╱航機╱渡輪╱鐵路班次、何時開車╱開船╱起飛、車輛╱渡輪╱飛機╱列車所在位置、樓宇╱單位能源使用詳情、銀行交易的借貸雙方、政府停車場泊位情況、過海隧道車輛付費情況等。想想銀行賬目的交易數據現時因為數據不開放,戶口持有人核對交易資料無助源頭追查,令大家須要多花精力在銀行戶口出入核對,實在難見智慧;又例如,市民外出時能知道不同交通工具所用的時間,就能有效計劃行程。
五、如不涉及私隱,政府應考慮把數據開放予公眾,尤其是開放接近實時的動態數據(因為現時多為靜態數據),令有創意的人才企業可參與,編寫實用的智慧城市應用,例如利用出入口數據預測應與哪些國家發展貿易關係;利用車輛╱航機╱渡輪╱鐵路下一班時間和行車時間,決定使用哪種交通工具;利用能源分析去判斷電器使用、利用停車場╱咪錶車位情況,指導司機泊什麼位等等。
六、建立對應(PAIR)虛擬的智慧城市╱社區。其實,智慧城市不只在物理世界這個層面,而是經過傳感器、網絡及應用把物理世界和虛擬世界聯繫起來,一個智慧城市要有一個「網上版」,透過互聯網提供各種服務。

現時由發展局牽頭是一個好開始,只是發展局會比較着重發展方面,數據互聯整合應該是創新及科技局的職能,希望大家趁這個好契機,趁着智慧城市這課題去爭取成立創新及科技局,並以高效、可持續及樂活為目標。正是有聰明政府,才有聰明城市。

洪為民為互聯網專業協會會長;陳家豪為互聯網專業協會副會長

信報04(1)_meitu_1

Leave a Reply